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005章:所图为何

第005章:所图为何

凤释卿以为池小溪黔驴技穷了,便伸手给她拔匕首,可没想到她的招数还没用完哪,最后一招,就是迷药。

池小溪行走江湖有三大技能:第一个,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三寸不烂之舌,遇到危险先胡诌乱侃一番,侃着侃着,说不定能侃出个柳暗花明来。第二个,是能上天的轻功,便于逃跑。第二个,第三个嘛,就是能施百毒的功夫,便于制造机会逃跑。

凤释卿不就这样晕倒了,扑到了池小溪身上嘛。

最后那一记销魂的叫声,对池小溪来说一点都不消魂啊!

幻笙和云止渊“刚巧”不小心闯了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姿势......

真相是,方才的那一番声响,不过是池小溪屡试屡败,屡败屡试,顽强不屈地与凤释卿斗争的血泪史。

一切,都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坐在那张朱漆云纹柞榛椅上的男人黑眸冷冽,萧萧冷眉如剑梢入峰,肃冷气息让大殿的气氛骤降了几分。好家伙,当真是降温消暑的神器。

云止渊一副极度好奇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对面那个一身是伤的瓷娃娃身上打量,这么一个叫叫嚷嚷的小女娃,竟然会做出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边拔须的大胆行径,而且,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有意思。

云止渊也终于在自己这位表兄脸上看到了气急的神色,虽说他脾气不好,但是这人可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正在能把让他喜怒形于色之人,他云止渊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

而能把他气成这样,还能好好活了这么久的人,更是前所未见。

凤释卿勉强站了起来,头脑还是有些发晕,他走到池小溪跟前,挑眉看她,声音异常冷冽,“七步软筋散,不错,我,已经很久没有着过谁的道了。”

七步软筋散,迷药中的最上乘者,世间少有。不然,他也不会着道。

而若不是云止渊在此,他的这迷药,也不会这么快就解了。

池小溪干笑一声,顺嘴回了一句,“我,我的荣幸。”

这句话一说出来,云止渊忍不住噗嗤了一声,凤释卿本尊,脸色却变得更差了。

池小溪赶忙低垂下头装鸵鸟,假装方才的事方才的话不是她说的。

凤释卿一下子俯身凑到池小溪面前,池小溪打了个激灵,受他的强大气场压迫,不得不向后靠。

男人的脸贴得很近,池小溪圆溜溜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不得不说,这男人五官俊美,无可挑剔,当真是有令天地失色的绝美,池小溪心口禁不住扑通扑通狂跳。

想到自己被这么一个绝色男人强了,好像真的有一种她把这个男人糟蹋了的感觉。

自己还被这个男人求娶了,更吓人的是,她竟然有骨气的拒绝了!试问天地间有多少人能有她这样的傲气!

池小溪心中忍不住给自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自己做了这么有骨气的事情,回头真应该好好奖励自己一个红烧肘子。

凤释卿盯着眼前这个眸光闪烁,神情变幻纷呈的女子,眸色愈加森凛,冷气骇然。

这个时候,她,竟然敢走神!

凤释卿强压着自己的怒意,冷冷地盯着她,“听着,下面的话我只问一遍,你若是有半句隐瞒,说半句假话......”

“爷尽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狗腿子池小溪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凤释卿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急哄哄地开始献殷勤表忠心。

“名字。”

“池,池小溪。”

“从哪儿来?”

“萝阳谷。”

为了表明她的悔改,池小溪回答得格外迅速,没有半分迟疑,脸上更是挂满了谄媚的笑。

多番较量,她已经见识到两人实力悬殊,眼下什么骨气,什么面子,都统统抛到了脑后,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装孙子卖乖才是王道。

萝阳谷?凤释卿眉头微挑。

“做什么的?”

“什么都不做,闯荡江湖,吃喝嫖赌,游戏人间,混吃混喝。”

没错,她的目标就是闯荡江湖,吃喝玩乐,要是能顺便扬名立万,那就再好不过。

“为何夜闯王府?”

池小溪的眼珠子下意识转了转,“偷,偷东西!”

凤释卿眸子微微沉了,“是吗?那你偷的东西呢?”

“还没偷到!”

凤释卿的手一下子又捏住了池小溪红肿的手腕,池小溪疼得呀呀叫了起来,眼眸中顿时盈出了阵阵泪光,格外楚楚可怜。

凤释卿嘴角微微勾着,方才,他便是被这样楚楚可怜的模样迷惑了,这个小丫头,装起可怜来,当真颇具以假乱真的效果。

“不要对我说谎,不然......”

“啊!”池小溪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我,我就是来偷东西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啊!我,我的手!”

池小溪大颗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人,真的要把她的手捏断了!

云止渊笑眯眯地说:“唉还是这么不懂怜香惜玉......”

凤释卿冷冷地瞥了云止渊一眼,手上没有半点放松,“说!”

“我,我都说了,我就是来偷东西的!你们恭王府好东西多......”

她根本就没有说谎啊!她就是一个小贼,一路从萝阳谷行到这里,身无分文,都是靠自己“勤劳工作”,才发家致富,过得有滋有味。

今夜,她刚进城就听说恭王府举家到北方过中秋去了,池小贼才兴冲冲地带上绝佳拍档上门光顾,可是谁知道......

“你若是寻常小贼,怎么会有七步软筋散这样世间少有的迷药?”凤释卿声音冷冽。

池小溪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着,“这种药有什么稀罕的!我们萝阳谷要什么药材有什么药材,这都是我师父自己配的,我家里要多少有多少。”

凤释卿神情微怔。

萝阳谷这地地方,他的确没去过,难道,当真如她所言?

凤释卿微微滞然,手中的力道松了下来,但只一瞬,他又重新用了狠力,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我把你的手捏断了你还不改口,我就信你。”

池小溪面色大惊,“啊!”她疼得惨叫不已,这个臭男人,当真下得去手!自己怎么说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艳绝伦香艳夺目的国色......天香......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快看阅读  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