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004章:美丽误会

第004章:美丽误会

池小溪脸上神色一滞,竟然被他猜出了自己的腹诽!

凤释卿理了理方才弄乱了的衣袖,佯作无事地背过身去,“好好考虑我方才的提议......蛤蟆。”

“我不考虑!”腰杆笔挺气势如虹毫不犹豫地脆生生拒绝了。

等等,蛤蟆......池小溪嘴角抽了抽,你才是蛤蟆,你全家都是蛤蟆!

凤释卿嘴角的幅度微不可查的勾了勾,但是只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往常的冷冽。

池蛤蟆一脸怨毒地盯着癞天鹅,她从腰上拿下一把锋利的匕首,握在手中,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算一刀把这臭天鹅解决了,然后趁机开溜。

背后长眼的臭天鹅却是淡淡地说:“收起你的小把戏,我闭着眼睛都能把你打倒。”

池某人一秒被打回原形,脸上讪讪,但她却不信邪,加快了速度,举起手狠狠地向凤释卿刺去。

她的手却在下一秒被狠狠地捏住了,男人的力道很足,疼得池小溪松开了手,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池小溪眼泪都被疼了出来,马上服低求饶:“爷,我,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求爷高抬贵手,放了我,疼,疼......”

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十分无害,先前盛满各种怨念的眼眸眼下也盛满了小媳妇模样的委屈哀求之色。

从衣冠禽兽、神经病、癞天鹅,一下子变成了可怜巴巴的“爷”,情绪转换十分到位,找不到一丝半点的不真诚。

有点狗腿子的味道。

莫名的,他便心软了,正要松手,却又瞟见了她那只企图捣鬼的不安分的胖爪子。

她的胖爪子上拿着一枚发簪,尖利的发簪正亮晃晃的对着他,正瞅准时机准备朝他袭来。

凤释卿挑眉看着这枚凶器,一语不发,但眉眼间都是不言自明的意味,这就是她说的“再也不敢了”?

池小溪顿时啪啪打脸,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啊!啊!我,我错了,真的再也不敢了,疼死了,爷就放过我吧......你,你不是要娶我的吗?怎么这样对我......”

池小溪的叫嚷声不绝于耳,又带着少女丝丝的娇糯。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门外偷听的人把这些都听了去,脸色变得异常精彩。

理智告诉幻笙,偷听被发现那就是找死,他几次想拔腿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心里的好奇像蚂蚁一样挠得心头痒痒,心里无限纠结着,所以脸上的神情很奇怪,就像是解不出大便一样扭曲。

而云止渊则是一脸兴味,活脱脱像在观赏现场版。

“你乖乖听话,我自然是会好好待你,让你少吃点苦头。”凤释卿的声线不是往常那般硬冷,反而带着丝丝魅惑的慵懒之气,好似好整以暇地调侃一般。

他们,究竟在做什么?那个死冰山,怎么会用这样性感慵懒的调调说话?他们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有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啊!

这两个声音交杂在一起,画面感实在有些强......云止渊很不厚道地暗笑,脑中自动脑补里面的画面。

“我乖乖的,爷放过我吧......”

池小溪的手腕几乎要被捏断了,凤释卿终于“轻轻”地放开了她,池小溪亦是“轻轻”地咕咚倒地,“疼,疼死我了......我的屁股......”

池小溪一边揉着发疼的屁股,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把凤释卿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死天鹅,臭天鹅!你们祖宗十八代都是天鹅!待老娘脱身了,就把你这臭天鹅红烧清蒸糖醋爆炒各来一遍!醋溜卤煮凉拌碳烤全试一遭!

“啊!呜呜,疼,疼......”

“你可真是不老实。”微带愠怒的声音。

“爷,小的,哦不,奴家,奴家错了!”少女可怜兮兮的声音,满是哭腔......

门外偷听的两人,啧啧啧,这冷阎王当真是不动则已,一动,那当真是翻天覆地惊天动地哀天叫地昏天暗地......

紧接着,又是重重地咕咚一声。

“啊!”又是一声喊声......

哐当一声,幻笙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脚踏进去了......

在背后推了他一把的罪魁祸首一脸坏笑地双手交于胸前。

幻笙只看了一眼,然后便快速地背过身,手里抱着黑灵,也腾不出手来擦流出的鼻血,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一定玩完了!

幻笙信誓旦旦地发誓,“主子,属下,属下,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

那股铿锵有力的誓言,说得好像自己都要信了。

大殿中,两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当真是风光潋滟。

池小溪的小身板要被身上的男人压成了馅饼,五脏六腑都要被挤出来了。

“还,还不快把他拉开!”池小溪喘着气吼着。

幻笙正在想着自己可能的死法,眼下哪儿敢去碰主子。

云止渊却是笑嘻嘻的,眼含暧昧地说:“这事儿,旁人怎么好打扰。”

池小溪的老脸红得几要滴血,咬牙切齿地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中了我的迷药......”

......

半个时辰之后。

大殿中,宫灯跳跃,整个大殿亮如白昼,映照着殿内每个人的神情都格外清晰。

池小溪灰头土脸地坐在大殿的交椅上,眼神中满是心虚,两只手腕已经红肿一片,稍稍动弹便疼得难受,右腿上,赫然是匕首刺的伤。

她没有抬头,但是却能察觉到来自对面男人的凉飕飕寒渗渗冷沉沉的目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她现在一定吐血身亡了。

场景回放,方才的场景是这样的:池小溪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抓着金钗,欲双管齐下对凤释卿下手,但是连他半根汗毛都没有碰到,最后被他“温柔”地甩到了地上,才有了池小溪为自己的翘腿惊呼,却让门外的偷听者以为是凤释卿大手揉.捏所致。

池小溪贼心不死,把匕首当成飞镖要把凤释卿这癞天鹅扎成残天鹅,却被凤释卿反身一甩袖子,把那匕首甩了回去,不偏不倚,那把匕首刚好扎进了池小溪的腿上。

自作孽不可活,当下把池小溪疼惨了,所以就哭嚷得更厉害,还让他“弄出来”不是......

咳咳,这不就误会了嘛。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快看阅读  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