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003章:何许人也

第003章:何许人也

“你是谁?”男人盯着眼前的人,薄唇微抿,脸上神情极其冷冽。

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者说,女孩,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长了一张粉嫩嫩的,略带婴儿肥的脸颊,粉唇红润,眉眼如画,那一双珠子乌溜溜的,就像是刚洗好的黑葡萄一般,泛着透亮萤光。

昨晚只就着月光看得个大概,现下打量了个仔细,竟也生得粉雕玉琢,混像个瓷娃娃。

而这个瓷娃娃,却穿着一身宽大的夜行衣,有些虚肥松垮地罩在她的身上,让凤释卿有些强迫症似的微微蹙眉。

他的衣裳从来都是做工精致,不容许有半分裁剪不当,即便是夜行衣,也不例外。

池小溪也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着眼前这个强了他的的衣冠禽兽,不就是对视嘛,谁不会!姑奶奶从小到大,这双剪水秋瞳也是迷倒万千少年好不好......

衣冠禽兽今日穿了墨绿锦袍,颀长如竹,眉目清冽,皎若玉树。

孤松独立,玉石将崩,说的就是这等容姿。

池小溪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这衣冠禽兽,长得真是好看。

可,好看就怎样!他还是衣冠禽兽,他不仅衣冠禽兽,还暴戾不讲理,一掌就把她的黑灵打晕了!

池小溪满腔怒意,完全忽略了他的质问,使出自己疯子一般的本领,发狠向他挥舞着拳脚,但是凤释卿只是轻轻躲开,丝毫没有让池小溪碰到他半分。

“你个衣冠禽兽!本小姐的清白就是被你毁了的!毁了我的清白不说,吃完就脚底抹油开溜了,老天总算开眼让我找到你这个大色狼!最最可恶的是,你竟然敢伤我的黑灵!我要杀了你!”

池小溪的叫骂声很响亮,整个院子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门外的守卫神色都变了,互相面面相觑,但是他们都识相地不敢表露出半点好奇心。

凤释卿出手捏住了她的手,便如同她的脸一样,粉嘟嘟,胖乎乎的,柔弱无骨。

这手感,比前晚上的似乎还要好些。

凤释卿趁机探了探她的手腕,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基本的内功修为都没有。这个嗓门极大的瓷娃娃,当真是一个不中用的瓷娃娃,只不过徒有一身了得轻功罢了。

凤释卿盯了她的唇看了半晌,唇角还残留着自己的血渍。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她,脸上全无半分表情,也不说话,在用一股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

池小溪骂得起劲,眼前的人却半点都不给面子,岿然不动,池小溪也慢慢停了下来,“喂,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这样的反应,弄得她自己反倒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

“我会负责。”衣冠禽兽淡淡地吐出这几个字,颇有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觉。

“你,你说什么?”池小溪有些结巴地问,黑珠子一般闪亮的眸子瞪得更大,活脱脱一条大眼金鱼。

“我说,我会负责。”他淡淡地说。

“怎么负责?”木已成舟,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她总不能狠狠地把他强一次,算是索债吧!

“我,娶,你。”凤释卿轻启薄唇,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

而此时的东厢房内,正立着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的男子,青衫白袖,衣袂飘飘。男子五官精致美艳,俊鼻俏挺,薄唇轻翘,当真是一张美轮美奂的脸,漆黑的乌眸中含着一丝玩味和魅惑。

正是这眼底的玩味之色,暴露了他的本性,俨然是个玩世不恭之人。

前厅突然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怒吼,白衣男子的兴味马上被挑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怒吼,而且,吼的内容还是:“你神经病吧!”

这在死气沉沉的天残院中,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稀奇事,他倒是很感兴趣,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丫鬟,敢在这个冷阎王的跟前撒泼,更想看看,从来都摆着一张臭脸的男人会不会被气得出现一点表情变化。

白衣男子脸上挂着与他清风霁月形象完全不搭边的邪恶淫笑,闪身往外而去,去晚了,可就看不到热闹了。

“云,云公子......”幻笙与云止渊撞了个满怀,“云公子,属下正要找你。”

云止渊看了一眼幻笙怀中抱着的老鹰,心里有了计较,“这鹰,跟刚才那个凶悍的女人有关?”

幻笙点头,正要说明要请他救治的来意,云止渊已经兴奋地绕过他,定要去瞧瞧热闹了。

云止渊,南域云府的嫡长公子,亦是凤释卿的表弟,精通医术。

两个表兄弟,性格完全迥异,一个是人人闻之色变的血煞星,冷阎王,一个是玩心不改,专爱凑热闹的小顽童。

“云公子......”幻笙赶忙追了上去。

今晚,当真是精彩纷呈,叫人应接不暇。

正殿中,“神经病”凤释卿眼眸里的温度,在一瞬间下降到了极致,周围顿时杀气满盈,池小溪的手,也几乎要被捏断了。

还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神经病”开口:“你不愿意?”

他的声音充满了寒意和森然,池小溪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我当然不愿意!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嫁给你!”池小溪真是要气晕了,这人的脑袋没有问题吧!她心里默默地骂着:神经病自恋狂登徒子无赖流氓大色狼,癞,癞天鹅想吃蛤蟆肉......

池小溪眼眸满是怨念,脸上表情变化十分精彩,完美无疑地把她此刻心里的种种腹诽呈现出来。

凤释卿的黑眸慢慢沉了下去,捏着池小溪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池小溪疼得直倒吸冷气,一着急就把心里的话喊了出来,“癞天鹅你给我放手!”

“癞天鹅”的手顿了顿,随即很听话地松了手,池小溪没想到他这么听话,一个猝不及防,狠狠地跌倒在地,两瓣肉肉的屁股几乎要摔碎了,疼得她眼泪都要蹦了出来。

凤释卿淡淡地说:“你让我放手的。”

池小溪一脸怨念,“你承认你是癞天鹅啊!”

凤释卿优雅地转身,“有人承认自己是蛤蟆,倒也是有几分自知之明。”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快看阅读  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