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002章:原来是你

第002章:原来是你

翌日,夜幕降临,天残院,内外戒严,气氛格外阴郁,温度平白无故下降了几度。

文墨轩中,凤释卿闲闲地坐着,幻笙依旧跪在地上,头垂得很低,此情此景,便与昨晚无异。

凤释卿盯着摆在书桌上的画像,声音淡郁,“我说过,我不养无用之人。”

幻笙额头阵阵冒汗,“属下无能!但凭主子处置!”

凤释卿久久不语,半晌,才开口,“幻笙,你是什么时候到我跟前的?”

幻笙微怔,有些惊讶主子会突然有此一问,他更是自认为主子不会有这般闲情,与他闲聊。

“七岁的时候。”

七岁,当时自己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不知道为什么主子会选中了他,他自认为没有任何特质会让主子另眼相待。

事实证明,主子也的确没有对自己另眼相待,他对别人是怎样冰冷,对自己亦是如何,从来没有露出过一个笑脸。

做错事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宽容,该如何狠罚,便如何狠罚。

幻笙一直都觉得,主子是没有心的人,对谁,都是这样。

但是,他却只觉得心疼,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主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若是有那样经历的人是他,他不觉得自己能做得比主子好。

“已经十几年了。”他淡淡的说,语气中,竟然带着一股寂寥和感慨,幻笙又怔住了,主子,竟然会有情绪波动!

但只一瞬间,凤释卿便收敛了这股刚刚溢出的情绪,声线重又清冷,“老规矩,自己去领罚吧。”

幻笙声线滞然,“是!”

领的罚,不过是一枚小小的药丸,但是,却是一粒会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药丸。

幻笙刚要退出去,神情便骤然一变,鹰眼骤然抬起,直盯屋顶。

一双窥视的眼睛被撞得正着,那人顿了一下,吓得马上缩了回去。

幻笙快速躬身抱拳,“主子,小的先把不识好歹的收拾了再来领罚!”

凤释卿未有半分表示,幻笙已经纵身,转瞬消失于眼前。

池小溪施展轻功飞速逃窜,丫丫个呸的,今天当真是触了大霉头,第一天出手就遇到这样棘手的对手。

本着生命可贵的原则,池小溪从来没有逃得像现在这样认真。

但是只一会儿,她硬生生地撞了上一堵人墙,额头一阵阵生疼,幻笙正冷着脸看她。

竟然追上了!

池小溪噘着嘴,很是不服气。

她指着身后大喊,“黑灵,快抓他,往死里抓!”

幻笙冷笑,“想要抛烟雾弹?你以为我会信吗?”

幻笙的话音刚落,身上便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抓了一把,辣辣地疼。

她口中的黑灵,竟是一朵凶猛的老鹰!这头老鹰的确形态凶猛,它黑赭色黑漆漆的羽毛鳞光闪闪,鹰嘴倒钩着,异常凌厉,看着便叫人觉得杀伤力十足。那双眼睛,更是明亮炯然,叫人不敢直视。

眼下,黑灵正亮着利爪,狠狠地收拾着幻笙,幻笙猝不及防,手背上硬生生地被抓了一道,辣辣地疼。

池小溪嘴角勾笑,“我就说了要让你小心的嘛,后会无期啦!”

幻笙有些气急败坏,“你休要逃!”

但是黑灵却是格外难缠,叫他分不开身。

池小溪又回身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便得意地要纵身飞逃,肩上便被一个手压住了,池小溪再试着要起身,那双手便紧紧地施加了力道,让池小溪半分动弹不得。

池小溪心里恼怒,从怀里掏出什么往后撒去,可她的手腕,却是被紧紧地钳制住了,手中的那些迷药,被那双手轻巧推开,“小儿科。”

黑灵看到池小溪受到了威胁,马上放弃了幻笙,直直地朝凤释卿攻来,它的嘴角微勾着,十分尖利,爪子上还残留着幻笙的血迹。

凤释卿伸出手掌,黑灵被重重地击了一掌,狠狠地摔了下去。

池小溪惊叫:“黑灵!”

池小溪顿时红了眼,转身要与凤释卿拼命,“混蛋,你个大混蛋!你杀了我的黑灵,我要你偿命!”

听到这个声音,凤释卿微微怔神。

那天晚上,那个女人,也是这样骂他。

凤释卿微微分神,竟然是叫她重重地打了几拳,凤释卿再次把她钳制住,池小溪动弹不得,抬眼看到他的脸,呆住了。

这张好看得有些过分的脸,真是太眼熟了!

那天晚上的记忆涌上心头,光裸滚烫的身子,健硕贲张的肌肉。

池小溪的脸红到了耳根子,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把自己吃干抹净的男人!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个男人,强了她!

虽然池小溪记得那个男人长得好看得过分,怎么想都像是自己玷污了这么一个大美男,但是,为了自己莫名其妙失去的贞操,更可气的是,他居然还把自己丢到了悬崖边!她就算再没心没肺,那天到底还是狠狠地哭上了小半时辰。

现在看到了罪魁祸首,池小溪没忍住,狠狠地骂了一句:“原来是你!衣冠禽兽!大色狼!”

她骂完之后,张口便向他脖子咬去,凤释卿没有料到她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自然是完全没有防备,池小溪却是发了狠力,凤释卿的脖子定然是被咬破了皮,因为他已经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幻笙看了,脸色骤然变了,变得很是苍白,很是惊惧。

凤释卿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找死!”

凤释卿正要一掌把她击开,突然间,他就感到了体内的一股奇怪的变化,让他整个人都怔住了。

这个女人的唾液混进了他的血液之中,凤释卿体内便有了一股很奇怪的变化,这种变化,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从来都没有。

就像那天晚上,他碰了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了的女人,他也在那个女人体内中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异常。

凤释卿完全没有动作,脖子上的疼痛愈加强烈,他却是完全没有动弹。

池小溪见他没有动弹,又想再咬一口,凤释卿却没有让她得逞,牢牢地把她钳制住,两人陷入了对峙中,凤释卿没有再有其他动作,只是牢牢地钳制着她。

凤释卿把她的面巾扯下,看着这张脸,嘴角是隽好的淡粉色,脸颊润白如嫩藕,两腮有些胖乎乎的,像两个可爱的小粉团。

凤释卿怔住了,这张脸,不就是昨天自己画下的人吗?

凤释卿的眸子微微一变,轻启薄唇,“是你!”

池小溪心下腹诽,可不就是姑奶奶嘛!

......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快看阅读  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