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5章 炒鸡蛋

第5章炒鸡蛋

秦妙装作小孩的样子高兴的蹦蹦跳跳:“好啊,好啊,吃炒鸡蛋喽!”

李氏看着女儿的笑颜,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一路逃难,见过了太多人情冷暖,现在定居在唐家庄,虽然时不时的会受到本地人的欺压,可是比那些死在逃难路上的人幸运得多,而且天底下好人还是有的,柳氏一家人就不错,一定是知道自家今天被人上门讹银子,这才送了三只鸡蛋来安抚安抚。

晚饭依旧是稀菜汤,粗糠饼子,不过多了一盘野菜炒鸡蛋,幸运的是兑鸡蛋炒的野菜不苦,散发着点点清香。

爹秦峰吃相讲究,不急不慢,就着稀菜汤咽着粗糠饼,若不是秦妙尝过这种粗糠饼的滋味,看着爹的吃相大约要以为这粗饼味道还不错。

娘就不行了,吃一小口粗饼得喝上一大口野菜汤,显然逃难之前没受过这份苦。饭桌上面,娘一面吃饭,一面和爹聊着白天被邻居讹银子的事情,总的来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是没什么要紧,让爹不要担心。

大哥的性子随了爹,沉稳有礼,不急不慢,虽然落魄了守着几亩薄田为生,可是坦然面对,丝毫不怨天尤人。他给秦妙夹了一大筷子鸡蛋到碗里:“小妹,多吃些,最近你都不怎么吃东西。”

一家五口人,秦妙看着自己碗里的那一大块炒鸡蛋有些吃不下,分出一大半给了二哥。刚刚听爹娘聊天,提到二哥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可是怎么看都像是十岁左右,典型的营养缺乏。

二哥拒绝了秦妙分过来的鸡蛋:“小妹,大哥给你夹得你赶紧吃啊,我自己有筷子会自己夹。你看你的脸,都被那混小子砸肿了,得好好补补。”

秦妙不同意,考虑到二哥的生长发育,执意要把鸡蛋都让给他。

孩子们懂得谦让,这是件好事,可是李氏却心里直犯堵,将那一盘子鸡蛋端起来,平分成五分,分到每人的碗里,大家都吃,谁都不能让着谁。

晚饭之后,娘洗了碗,拿出针线筐,凑近一盏油灯开始做针线,本来为了节省灯油晚上一般不点灯的,可是今天白天不是被隔壁的小柱娘给闹了一通,气得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原本该做得针线活就耽误了,只能晚上点灯赶一赶。

常年的粗活,手指头起了厚厚的茧子,做不来精细的绣活,怕把人家上好的缎子给磨花了。只能做些粗使的针线,送到柳氏那里,隔三岔五的去镇上卖了,换几个铜板是几个铜板。

因为点了灯,家里其他人就不想那么早睡了。爹和大哥谈论着那几亩薄田,这样的深秋时节,别人家的麦子已经种下,可是自家的田地状况实在不好,当初买下来的时候也不晓得一层薄薄的泥土下面竟然藏着那么多的碎石。显然是被人坑了,可自家是外来户,一家人又都不是爱惹事的人,只能自己动手整理。

泥土下面藏着的石头得先挖出来,再施点河泥土粪之类,这样才能种庄稼,否则只能浪费粮种。

聊完了田地,又聊了一些家常,娘一面做针线一面和大家聊天。

也就是这些闲聊的家常中,秦妙得知大哥今年十四岁,早年没有兵祸的时候跟着爹娘想过几年福,所以身体状况和年龄是相符的,等到二哥出生的时候,时局就不好了,边关开始打仗,苛捐杂税贪官横行,百姓的日子很不好过。

所以二哥两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爹娘东奔西走,十二岁了,看上去像十岁,也许正因为如此,爹和大哥才不忍心让他去田里下苦力,顶多让他在边上打下手,或者干些跑腿送饭之类的轻省活。

提到了二哥,秦妙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三姐。三姐被卖掉的时候自己才刚穿越过来,躲过一阵时疫,非常排斥这个世界,整天晕晕乎乎。如果说秦妙自己是个瘦骨嶙峋的豆芽菜,那么三姐秦妙心就是放大版的豆芽菜,九岁了,就比秦妙高半个头而已。

爹娘和大哥二哥大约也想起来三姐,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沉默。

娘想起来被卖的闺女,便有些郁郁,放下了手上的针线活:“时候不早了,都睡吧。灯油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爹带着大哥二哥去打水洗脸了。秦妙最小,由李氏帮着擦脸洗脚。条件艰苦,能有一盆底热水洗脸洗脚已经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加上晚上吃了鸡蛋,秦妙今天的心情很不错,躺在了自己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下载客户端,签到领好礼
快看阅读  s.kky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